霂雨未然

Cn纸未/霂然.辣鸡文手
‖淡文圈努力专研画画——☆
‖伊双我爱你们!
‖快斗我爱你!!
‖双黑我爱你!!!
‖安哥我爱你!!!!

......
什么都,看不到。
这里好黑,这…是哪里?全是漆黑的一片,什么景物都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喂…醒醒…醒醒…费里西安诺……”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外面…又是哪里?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想要…去回应他……黑暗中,出现了一道刺眼的亮光,渐渐地把原本的黑暗覆盖了。面前的人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
“Ve…哥哥?”愣了一会,脑中回想起这个人与自己的关系——眼前的这个人,叫做罗维诺.瓦尔加斯,是自己的哥哥。
“你这家伙,竟敢在工作中睡着了,还好馆长没有说些什么!”可能是因为费里坐在椅子上的原因,罗维诺竟看起来比自己高。
“...你在发什么呆?还没有从梦中醒过来吗?”他双手插着腰,不满地皱了皱眉,伸手把费里椅子上拉起来。“啊啊..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笨蛋弟弟呐——明明才刚刚到中午你却睡着了,快收拾一下到休息室吃午饭吧。”
“唔...”坐得有点久,所以他站起来的时候腿有点麻,在椅子上站起来时,费里西安诺才发现这里是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呐,哥哥...这是,什么地方?”东张西望地看着来往的一些人群。为什么总是有一批一批的人过来呢……好像是,旅游团呢。
“哈?你是睡糊涂了还是饿糊涂了啊?这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天文馆啊!有人来参观是当然的吧?”罗维诺惊讶地看着在他面前站着的费里。就算哥哥这么说,费里西依旧没有想起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哥哥一起住这里工作的,应该说...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算了,我看你就是饿糊涂了吧,那就快点跟我去吃午餐吧。”话语刚落下,罗维诺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费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哥哥...到哪去了?人好多找不到诶……怎么办,哥哥会不会着急啊…?不想让哥哥再次担心了。在人群中找罗维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金发男人,抬头被他那祖母绿的双眸所吸引住了。
“Ve!对不起!”过了一会才意识到一直看着别人很不礼貌,急忙地道歉。
奇怪的是这名男子也看着费里出神,不知道为什么,费里感觉男人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似乎夹杂着一种淡淡的忧伤?但男人很快便把这种表情收敛起来,也对刚刚的事情道歉说:“啊...没、没事,应该说sorry的人是我,我没有撞上你吧?”
“没有啦。”费里西安诺摇摇头,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呢。
“我对此真的感到很抱歉,如果你愿意,我...想请你吃饭赔罪。”男人友好的对费里微微笑,然后继续说道,“我刚刚看到附近有一家pizza店,要不要一起去......”男人话还没有说完,费里便被一股力量强行拉开了与那个男人的距离。
“你这个奇怪家伙想对他做什么!?还有费里西安诺,不好好跟紧我乱跑干什么!?”果然,拉开他的是在预料之中的罗维诺,罗维一上来便恶狠狠地瞪着金发男人。
“唔...罗维诺,我觉得是你误会了......”男人试图解释,但罗维诺并不愿意听他的话语。
“啰嗦!不要再解释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果然是什么奇怪的人贩子吧!是有预谋的提前调查过的吧?!......”
奇怪,这个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普通人哪里会撞到人就说请吃饭赔罪的?明明只需要道个歉就好了,听他们的对话,哥哥似乎不认识他,那为什么会知道哥哥的名字?而且看他的眼神也....费里摇了摇头,也许只是巧合?他可不觉得这个男人是什么坏人,会不会是以前的同学什么的啊?因为看起来有些眼熟呢。问一下名字说不定会回忆起来是哪个同学?
“那个...请问先生叫什么名字呢?.......”但现在他们是吵得不可开交,费里根本插不进去,“那个......”没有办法,他们完全不理会他啊。
『费里...西....费......』
嗯?谁?隐隐约约中好像有谁在叫他,但是回头却空无一人。是错觉吗?应该是吧。还是先不管那么多了,肚子好饿,好想去刚刚亚瑟所说的餐厅哦……诶?等等,亚瑟是谁?
“...我们别管这个奇怪的家伙了,快走吧笨蛋弟弟。”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罗维诺拉走,“我肚子都饿扁了,以后别理这些奇怪的人懂吗?”
“亚...”回头再看看绿眸的那个男人,两人的目光恰好对上,但男人只是看着他,没有追上来,只是在说着什么,费里并没有看懂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英语。
“失败了啊……”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两人身上,直到他们消失在人群之中,摇摇头走出了天文馆大门。男人离开天文馆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顶帽子,压低了帽檐,径直走向了附近无人的小巷中,一道光芒闪过,男人消失在了巷子里。
......
“小亚瑟,怎么样?”
另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另一位紫眸男子神情焦急的问道。原本那个男人坐在床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眼神略显疲惫地摇了摇头,地上的魔法阵依旧闪着微弱的光。
- 【休息室】
“别傻愣着,怎么不吃?难道是我....做的*gli spaghetti di pescatore 不好吃吗?”用手在发愣的费里面前晃了晃想要引起他的注意,“还在想刚刚的事情?”
“Ve…不是啊,哥哥做的很好吃呢。”他摇摇头否定了罗维的质疑,“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反应不过来了啦……”微微笑着为了解除面前人的怀疑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完,“费里最喜欢哥哥做的gli
spaghetti di pescatore了啦~”
“......”罗维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掏出餐巾纸将费里嘴边沾到的酱料擦掉。
午餐很快便结束了,将便当盒放回储物柜后,两人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
“*Ciao , ciao,bella signora
~!....我跟你讲哦,这个天体呢,是这样形成的....嗯嗯,对的...Ve是的,这星空就如您一样美丽,待会晚餐要不要一起.....啊疼!哥哥快住手...”正在一边与来参观的少女闲聊一边介绍着的费里突然被过来的罗维扯住了耳朵,“呜..难道允许哥哥你和女孩子一起而不允许我吗……”
“混蛋,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可恶!”罗维诺松开了他的手,“你刚刚那个天体解说错了,我前天才跟你解释过不是吗?!”为他的错误而生气。
前天...?但是,没有...想不起来,就连昨天干了什么,也毫无头绪。怎么会这样?不行不行,得好好想一想......啊还是不行,就连今天上午的记忆也没有,是空白的一片。
『费...西...今天....的...spag…di…pe..re....等你......』
“Ve?!”和午饭前一样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身旁响起,下午的游览团较少,所以整个天文馆都是挺安静的,但是唯独这个声音...?这次的声音似乎能听得更清晰了点,好奇怪。
“喂,蠢弟弟?最近怎么总是发呆啊?发生了什么吗?”罗维诺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声音也随之消失。
“哥哥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嘛?”费里西安诺抱着试探的心理问道,因为害怕哥哥再次骂他。
“嗯?”听闻费里的声音,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的声音,除了一些仪器微妙的声音之外,并没有其他奇怪的声音,“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说你这家伙生病了?生病了的话就给我好好的说出来啊!”
“别担心啊,罗维诺。”馆长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谈话,笑着走过来,“费里西可能是太累了吧,最近放假嘛,参观的人自然是多了,所以馆内晚上也开放观察星象,你们最近也在加班......啊要不这样?给你们休几天假吧,让你们好好的放松放松。正好啊,明天晚上有*Geminids呢,你们可以叫上朋友一起去欣赏哦。”
“Ve…哥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呢。”费里扯了扯罗维的衣角。流星雨啊,是什么样的呢?好期待哦...
“啧...去看什么流星雨还不如在家里看电视睡觉呢。”罗维诺倒是话很不情愿的样子,把费里的手打开。但见他快要溢出的眼泪却又有些不忍心,只好答应了。其实罗维并不是很讨厌流星雨,但是心里总有一种很抗拒这次活动的感觉。
- 【第二天】
“喂——笨蛋弟弟,出发了哦?”
听见楼下的喊声,费里迅速的回应了一声,然后快速把奶油蛋糕等食物装进背包里。
“Ve!我来啦!等等我!”坐在楼梯扶手处快速的滑下来,跑到车子旁边,“哥哥,天文望远镜带了嘛?”
“你好啰嗦...当然带了,你的拿的是什么?”原本靠在车旁边的罗维诺接过他手中的背包扔进车的后备箱中,“就算带了你也不会用啊。”
“Ve……”费里有些泄气的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
“好了快出发吧。”罗维打开车门坐上,转动车钥匙。引擎的声音加上车内的音乐让费里西安诺完全放松下来。费里正无聊的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不断移动的风景,天边的那一抹白云在夕阳的精心打扮下变得绯红,远处的青山也像笼罩了一层面纱似的有些朦胧,舒适极了的氛围让他几乎进入梦乡。
『费里......今天...柯克兰.....波诺...魔法....你那里...』
即将进入熟睡的费里再次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他有些害怕地握紧了安全带,该、该不会是鬼魂吧?不过这次的声音能够听得比上一次更加清楚了,不过依旧有些断了。
“还在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搬东西...哎呀,你的望远镜好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达了观望流星雨的山坡,罗维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里面搬出了望远镜。费里也跑过去帮忙拿出了背包。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云层并不是很厚,所以挺适合观赏流星雨的。
『今天...是你...的生日....祝...生日.....快乐..蛋糕....』
“Ve?奇怪?鬼怪先生,今天不是我生日哦。”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十二月十三日,“我生日是...三月十七日哦?”记忆有些模糊地回想着。
“混蛋弟弟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我望远镜都搭好了你怎么还没有把野餐布铺好呢?不要磨磨蹭蹭的,流星雨很快就会开始的啊。”把望远镜搭在了靠近悬崖边视野比较好的地方,然后走到不远处费里身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背包,打开,开始铺野餐布,然后一一的把食物放在上面。
“没,没什么。”费里西摇摇头,拿起一个西/西/里奶酪卷咬了一口,雪白色的奶油溅到了罗维诺的脸上。望着四周的风景,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个混蛋……”
......
两人安静地坐在草坪上,吃着带来的食物,享受着这山坡上难得的宁静,另一边的山坡上,倒是热闹得很,人群都往那边挤,从这往对面看去,都能看得到那边的灯光。所以,怕麻烦的罗维诺干脆就开到了这个山坡上来,没有人打扰他们两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喂,费里西,你...是不是忘记带纸巾来了?”正在吃pizza的罗维因满手是油有些烦恼,却到处也没有找到纸巾。
“唔....对不起哥哥,我..我忘记放进包里了。”费里东翻西翻却也没找到,最后想起来落在家里的桌子上了,有些抱歉地回答道。
『无论如何,你都会活下去,相信我......』
费里不知道鬼魂先生是什么意思,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时间差不多了。拍拍裤子上的灰尘起身,“哥哥,差不多到时间了!”他兴奋地跑向天文望远镜所在方向。
“慢一点啊,别摔着了啊你这个混蛋!摔脏我可不帮你洗衣服。”看着高兴地蹦蹦跳跳的费里有些开心。
『那一天我就不该带你去看什么流星雨......』
鬼魂先生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夹杂着一些哽咽。头...有点痛...好像有什么片段强行进入了脑袋里......好难受....
“什么啊...这是..脑袋嗡嗡嗡嗡地响....”
「笨蛋弟弟,奶油沾得满嘴都是...啊混蛋别糊我脸上来啊!?」
哥哥的声音?但是哥哥现在并没有说话啊?
「费里西,你把纸巾放在哪里了?」
刚刚哥哥不是这么说的,但是记忆.....好奇怪……
「Ve……放家里了」
第二次,这原来是第二次来吗?怪不得觉得这里好熟悉....
「哥哥,快放手....这样会连累你的....」
什么? 怎么了吗……?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轻易地放弃?!!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老子一定会,把你救上来的!!」
记忆...开始慢慢恢复了....开始拼接起来了……
「胳膊好痛……费里那么重,哥哥的手也拉得很痛吧,那么就放开吧,费里没事的....」
脑海中的费里用另一只手拿开了罗维诺牵着他的手。
「哥哥你看...是、是双子座流星雨诶……据说..在流星下许愿...愿望就能成真哦……」
对了,流星雨...
模糊地视线移向天空,蓦然间,一颗巨大的流星划破了夜空,像是谁用一把硕大的刷子在天空正中狠狠地刷了一笔,擦出了无比奇异的光芒。这道光芒并不像其他流星划过的痕迹那样瞬间即逝,紧接着,无数的流星跟着那颗带头冲向地面的星星一起滑落。
『笨蛋弟弟...我一直在等待...那个时候....』
“喂!费里!!”模糊不清的实现隐隐约约看到罗维诺冲他跑来。意识开始模糊的费里摇摇晃晃地,脚下的石子像是故意的恶作剧一样把他绊倒,而这次绊倒,他不是向前倾扑到罗维的怀里,而是像夜空中的流星一样,从悬崖坠落.....
“对不起,哥哥....”
传说,当一颗流星陨落之时,就是一个生命结束的时候。那...流星雨呢?流星雨,就是好的吗?
身体在快速地坠落,随着与地面的接近愈来愈快,黑暗开始重新吞噬周围的景物,在悬崖边的哥哥,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
- 【某病房里】
病床上躺着的人,苍白的脸色快比上雪白色的墙壁。除了房间内的治疗仪器发出的声响和人的呼吸声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杂音。躺着的人床边的脑电波仪呈散波状,旁边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插满蜡烛的蛋糕,那人正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他目前...只能够靠呼吸机进行呼吸,若是离开了这些东西,他将不能够活下来。
“笨蛋弟弟....生日快乐......”趴在他身上的罗维正说着梦话,旁边人手指似乎动了动,不小心碰到了浅睡中的罗维,罗维诺稍稍睁开眼,发现几乎丧失所有功能的费里西安诺居然正在哭泣,双眼仍是紧闭着,但却一直在流泪。而就在这时,脑电波仪竟突然的开始发出警报,原本呈散波状的线越来越靠近直线。
“医生!喂!!医生!!!快来人!!”罗维猛地站起来使得身后的椅子倒了下去发出巨大响声,听闻呼声的医护人员也赶紧过来。
他慌慌张张的想要帮忙却被强行推了出去,门的上方亮起了抢救中的字样。
门外,他似乎在劝说自己冷静下来,好想进去看看到底怎么样了!!不断来回走动发出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回响,甚至打扰到了其他病房的病人,路过的护士好心地提醒他却被罗维吓走。
他紧紧握住拳头,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颊滑下。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但对方没有接听,他又按下另一串数字。
“喂...波诺弗瓦么?柯克兰在你旁边对吗?......叫他马上准备上次说好的那个魔法。”罗维刻意地压低了声线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但是小罗维,那个是禁术....小亚瑟他也是很困扰的...”电话那头却传来这样的回答。
“我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是性命,你们的报酬,我也不会少,所以别啰啰嗦嗦了快点给老子过来!!”罗维诺冲着电话喊道,忍不住了啊……泪水不断的往外掉,可恶...他可不是费里西安诺那个懦弱的混蛋啊!他急急忙忙地用衣袖抹去眼角的泪水,想要把眼泪停下来,但是做不到....不行,得快点停下来,不然、不然红酒混蛋和眉毛混蛋一定会嘲笑他的.....
几个小时后,亚瑟与弗朗西斯气喘吁吁地带着一个很大的背包赶到了医院。与此同时,医生摘掉了沾满鲜血的手套,推开了好像与门外人隔着一个世界的门。
“医生,怎么样??!”三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但他给众人的答案是———所有人都不想要的一个坏消息。
“再进去看最后一眼吧?”
医生摇了摇头,这么说道。
罗维诺·瓦尔加斯强忍着想要冲上去打医生的冲动,拉着亚瑟·柯克兰猛地推开房门,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白色的布把费里西安诺把整个身体都给遮住了,掀开白布依旧是那张苍白的脸,原有的一点血色也消失殆尽。
“开始吧。”罗维轻抚着费里西安诺的脸颊,冰冷得如同冬天没有暖炉的一个房间似的,“我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会活下去……我从不食言。”
在弗朗西斯的帮助下,亚瑟画好了魔法阵,罗维诺迫不及待地站上了那里,应该说——他不想耽搁一点可以让费里复活的时间。他的眼圈红红的,很想哭的样子,但却又不肯哭出来。
“小罗维诺...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们是不会笑你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弗朗自己都已经开始哽咽。
“还有什么想要对费里说的吗?”亚瑟悄悄别过脸去,把眼角的眼泪擦掉才重新面对他们。
“红酒混,混蛋!我才不想哭!!可恶的费里西安诺,那个混蛋.......记得给他过生日啊...他最喜欢的食物是gli spaghetti di pescatore,红酒你厨艺好,记得不要饿坏他了啊可恶!混蛋眉...额,柯克兰你..你,帮我照顾好他...魔法和这个...就算是我欠你的,来世我...我会还给你的,绝对。”
语落,他脚下的魔法阵亮起了暗紫色的光芒,魔法开始启动,光芒愈来愈亮,最后包围了罗维诺和躺在床上的费里西安诺。当刺眼的光芒消失时,站在魔法阵里的罗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白布下面的睫毛轻轻颤动,金黄色的双眸缓缓睁开,原本插着各种管子的手也恢复了原样。费里有些疑惑地坐了起来,白色的布掉落在地上。
“Ve…?早上好,亚瑟哥哥和弗朗西斯哥哥?”
—————————————End—————————————

评论

热度(12)